郑州磐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0371-69355379
法律新闻

咨询热线:
0371-69355379

郑州河南有色金属地质矿产局
0371-69343789
0371-69355379
法律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新闻 >

沈阳连环杀人案始末:凶手从一位律师变成刨锛杀人魔

文章来源:互联网;时间:2020-03-19 17:15

高宏伟,1966年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家庭,据邻居反映,高宏伟小的时候很听话,对邻里也很有礼貌,只要一有空就会帮父母分担家务,在当地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小孩,从没听说过他跟人红过脸、打过架,1984年,高宏伟从高中毕业,但很遗憾,最终他没能考上大学。

同年,高宏伟在某机关当上一名保安,在干保安期间,高宏伟没有对命运屈服,他发誓自己有天一定要出人头地,从此他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刻苦地学习法律知识,皇天不负有心人,高宏伟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终于考取到沈阳电视大学的法律专业,并取得该专业的自学考试大专文凭,之后他还成功调到法院,成为一名无编制的书记员。

1990年,高宏伟经人介绍认识了一名女工,很快两人就确认了恋爱关系,并且相识没多久就结婚了,婚后夫妻二人诞下一子,生活算得上十分幸福,儿子也很听话。

因为当时的律师职业很夯,为了能当上一名律师,高宏伟开始在闲暇时间暗自努力攻读有关知识,1994年的一天,高宏伟终于拿到心心念念的律师资格证,成为一名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高宏伟当上律师之后勤勤恳恳工作,正义感很强的他还为自己定下了许多规矩,例如为弱势群体、亲友打官司不收钱,为百姓伸张正义,但没多久,自己的经济就开始陷入困境,连养家糊口都成了困难,他对自己最开始的信念发生了动摇。

2000年的一个奸幼案件彻彻底底改变了他的人生,2000年3月,39岁的山东人时某先后5次将不满14周岁的女孩小红(化名)强奸,小红的父亲寇某报案后,警方随即以奸淫幼女罪将时某抓获,时某在审讯时承认了犯罪事实,万事俱备,就差择日开庭。然而,事情却发生了变化,犯罪嫌疑人时某平日里与老板关系不错,老板便让妹妹冯某出重金聘请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考虑到此案的特殊性,许多律师闻讯纷纷拒绝。

2000年4月14日,冯某找到已经很久没有接到过案子的高宏伟说起此案,高宏伟得知后最开始是拒绝的,但当冯某掏出包裹着厚厚一叠百元大钞的报纸包时,高宏伟的内心发生了动摇,一直勤勤恳恳工作的他从没见过这么多钱,而且当时这个案子很有影响力,要是他可以打赢的话,身价也就能随之水涨船高,成为知名的大律师,膨胀的欲望最终战胜他的良知,最后他选择接下这个案子。

为了打赢这场官司,高宏伟让冯某去游说受害者的父亲寇某,承诺只要他同意出具一份假证词,并撤诉,那么他可以得到2000元现金,结果贫穷的寇某答应了这个罪恶的交易,并让女儿照抄一份由高宏伟事先拟好的证词,证词的大意如下:

我年龄小,不懂事,和一些人发生了性关系,爸爸妈妈之后狠狠地打了我,我迫不得已才说出曾经和时大哥发生了性关系,时大哥是一个好人,我和他并没有发生性关系。

之后,高宏伟探监时某时,跟时某交代了具体该做些什么,2000年6月14日,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时某当庭翻供,并称自己受到严刑逼供,在公安机关所做的证词都是假的,随后高宏伟当庭出示小红所作的伪证,于是法庭决定将此案退回检察院,补充调查后,择日开庭。

高宏伟回到家中后,越想心里越不踏实,为防贿赂被害人父亲做假证的事情暴露,他决定让冯某先将钱要回来,同时为了保全自己,他索性来了招“黑吃黑”,主动到派出所举报,称伪证都是冯某与寇某所为,与自己无关,他也是受害者,高宏伟以为自己得计,可聪明反被聪明误。

冯某找到寇某,说先将2000元拿回,等风头过了,再还回去,结果穷苦人家出身的寇某哪里肯信,眼看着手里的钱被抢走,便让女儿报警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交代出来,第二天法庭休庭的时候,刚刚还正为时某做无罪辩护的高宏伟在法庭上直接被传唤,2000年11月16日,高宏伟因作伪证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同时被依法吊销律师资格证书,妻子闻讯立即与他离了婚,儿子也甩手丢给他。

原本美满的家庭,只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念被断送,出狱后由于有过案底,高宏伟试图找过工作,不过四处碰壁,他经常在街头游荡,失意买醉,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一天,他在一家舞厅与一位30多岁的舞女相识,舞女招呼他进去,那晚,他在醉生梦死、灯红酒绿的舞厅与这名叫李某的舞女喝得烂醉,两人从此相识。

不久,两人确定了恋人关系,高宏伟也开始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他四处打工,不管多苦多累的活他都去干,辗转几年也累计了不少积蓄,一天李某提出邀请他到自己的礼品店去逛一下,但随即又说礼品店正在装修,自己正为筹钱的事发愁,高宏伟听了二话不说就问需要多少钱,李某作出为难的样子:“这都是你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我怎么能拿?”

高宏伟顿时豪情四起,两手一摆:“这有什么,反正钱给的是我自己的女朋友,多少钱,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你。”李某说:“你帮不上忙的,这笔费用还挺多,算了算了,我自己再想想办法。”高宏伟:“你这礼品店规模很大吗?我户头总共也就只有5万块而已?”李某说:“给我这么多钱,你就不怕我卷钱跑了哇?”高宏伟:“我还怕你跑出我的五指山,收下我的聘礼,到时候可是要做我高家的媳妇!”李某羞涩地笑了。

那天,高宏伟二话不说,回家取出两张总共5万元的存折交给李某,那天,也是他最后一次和李某见面,他不知打过多少次李某的电话,到舞厅找过多少次她,甚至他还以为她被人绑架,差一点还报警了,最后才知道李某就是个骗子。他一下子又重新跌入深渊,还因此大病了一场,病后之后他开始变得有些疑神疑鬼,有时候还时常出现一些幻觉。

2005年3月3日上午,他从家里拿出一个刨锛上街四处寻找那个欺骗他的李某,追寻无果后,在自家马路对面的一个楼道里行尸走肉般地游荡着,突然他眼前出现一个熟悉的背影,他连忙举起刨锛朝该背影的后脑壳刨去,结果当背影倒下后,他发现那人并不是李某,奇怪的是他突然觉得有一种“愉悦的快感”,仿佛他刨的就是那个女骗子李某,从此高宏伟仿佛上瘾一般,开始了他的恶魔生涯。

从2005年3月3日第一次作案开始长达3年间,高宏伟曾先后打死4人,重伤20余人,2005、2006年这两年,沈阳市于洪区以及铁西区公安机关都曾对他进行问询调查,但因为他精通法律而且心理素质极高,导致警方都没能找到足够证据将其定罪,2007年2月21日,经过细致的走访,警方认定他有重大作案嫌疑,当天下午5点,警方于其家中将其成功抓捕归案。

我刨人不全是为了钱,刨锛是我宣泄的方式……我恨这个社会,我不管钱多少,就是要把她们往死里刨。有时候,我下手的轻重也跟当天的心情有关。心情不好,就多刨两下。

幸存的被害人一直希望案子能早点开庭,然而等不到开庭,凶手就去世了,2007年10月18日,高宏伟在被羁押地因脑白质脱髓鞘疾病亡故。

大家对此案怎么看,也可以在下方进行留言或评论,喜欢的朋友也可以在下方点一下关注哦!

【返回列表页】
地址:郑州河南有色金属地质矿产局     座机:0371-69343789    手机:0371-69355379
版权所有:2011-2020 河南磐石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豫ICP备018947573 技术支持:昆明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