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磐石律师事务所

HOTLINE

0371-69355379
法律新闻

咨询热线:
0371-69355379

郑州河南有色金属地质矿产局
0371-69343789
0371-69355379
法律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新闻 >

直播打赏完了反悔,能退款吗?看看法律上怎么说

文章来源:互联网;时间:2020-05-05 10:50

网络直播在近年来是个非常火爆的话题,尤其游戏主播和网红主播的日益增加,各大直播平台开始不断招兵买马,通过签下知名主播来为平台引流。

为了留住这些主播,平台往往会支付巨额的签约金,并给予一个非常有新吸引力的抽成。因此,网红们在直播平台中的收益也到达一个让人感叹工作一年不如直播一天。

那么大家也都知道,早些年在没有开始“带货”的时候,平台直播的主要收益就来源于观众的“打赏”。主播们在直播间纷纷营造氛围,让打赏的人得到一种满足感、成就感,一些自制力弱的人甚至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但是当这种满足感消失之后,再看看自己打赏出去的钱,又会追悔莫及。

近日,杭州就有一男子因讨要打赏费用无果转而举报直播平台的新闻。新闻中的男子称自己在家待业多年,因无聊所以看直播打发时间,为了参与直播中的一些游戏互动,多年来擅自将妻子赚的钱用来购买礼物打赏平台中的一位主播,多年来累计达百万。后男子为了要回多年来花出去的钱,在与直播平台协商未果的情况下报警,但警方却认为该打赏行为属于民事赠送行为,所以不予立案。那么,在这种丧失理智下的打赏是否能撤销呢?我们先来看看包括刚刚发生的这起案子,和近年来的三起案子它们的结局是怎样的:

2018年7月的时候,李某一家把全家准备购房支付首款的钱存入李某的账户,在随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李某通过某款直播平台疯狂打赏,仅用4天时间就豪掷21万,成功从一个注册新人“成长”为平台“高等级”会员。

李某父母与平台沟通申请退款,并提出李某的智商检测只有75,认为他的智商检测结果显示存在一定的智力障碍,李某父母提出他的打赏行为不能被认定合法有效。最终, 该直播平台认为李某年满18岁,能独自观看直播并且操作直播平台的打赏等功能,也能将直播平台与银行卡操作绑定,因此平台不予退款。

2015年,江苏某公司会计王某在网络直播上接触到了一位女主播,王某在直播间里看到某冯姓女主播的表演怦然心动,每一次的打赏女主播都会及时响应,这都让王某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而他由此也深陷其中,对于这种虚荣心的巨大满足不能自拔。为了得到这种认可,他不惜挪用公款在直播间进行打赏,一年不到的事件,“砸”出900余万。

最终,王某东窗事发,被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罚没资产20万元,并判令退还其担任该公司会计期间所侵占的公司资产。在这件事中,这位著名的冯姓女主播同意退还王某打赏的资金。

2018年4月,有媒体报道了一位13岁的男孩在某直播平台打赏了3万余元。由于打赏时害怕被父母发现,他在和主播聊天的时候会不时的提到“我妈妈来了,回头聊”,或者类似的信息。而这类信息此后也成为了对他身份认定的相关信息。

该平台在确认是他本人使用手机打赏后,最终确定退还平台收益,也与涉事主播沟通返还这部分收益。而下面我们要说的另外一起案例,虽然也是未成年人打赏,但目前双方已对簿公堂,尚无定论 。

2019年4月13日,媒体报道了深圳的11岁女孩洋洋(化名)对多个男主播打赏总额近200万元的事情。她在2018年12月接触到某款直播app,到2019年3月这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与平台上的4位男性主播认识,对4人累计打赏接近200万。

她的家庭只是普通家庭,父亲是朝九晚五的普通公司员工,母亲做着一点废品收购生意。在她的嘴里却成了父母开公司,家里有矿,“不缺钱”。

而这起案件的核心,主要在于对手机如何证明是洋洋本人在用。如果能有充分证据证明这点,那么洋洋作为未成年人,确切的说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她的打赏金是可以追回的。

前述案件中,尽管案件的最终结局不同,有些平台拒绝退款的,也有平台和主播都主动退款的。但总体来说有一个核心,就是说起退款,都是由平台和主播主动承担责任退还对方的“打赏”。而通过法律判令退还的例子,目前还没有出现。

会计打赏女主播900余万这件案子中,法院实际上是针对这位会计的职务侵占行为进行判罚。退款的事情是冯姓女主播主动提出承担责任。

首先,主播们提供直播表演,虽然提供了劳动和服务,但是他们并没有要求观看直播的每一位观众支付其对应的报酬。也就是说 ,主播没有逼着每个人必须给他支付一个恒定的价格,以此作为观看他表演的酬劳。主播们直播并不是像观看演出、表演那样需要观众买票观看。一切的打赏,都是出于观众的自愿行为。主播对观众没有表演服务的义务,双方之间也就不存在合同关系。

其次,主播和平台之间的分成关系,那是主播与平台的合同,跟观众没关系。主播使用了平台提供的功能,以及平台的流量,按比例分配观众打赏的金额,这是平台和主播之间的合同,与观众没关系。平台没有强制观众打赏,主播也没有强制观众打赏。

所以呢,观众的打赏行为,本质上就是一种赠与行为。你认同他的表演,你私下和他有聊天有往来,你打赏,这是赠与。不是说他为你提供了表演服务,你认同服务质量然后给他支付酬劳。

这四个案子的共同点就在于,打赏是属于赠与行为,所以主播和平台的退款,是出于各自考虑主动放弃打赏的款项。

至于在具体的案件中,比如杭州男子打赏一案,尽管他打赏的钱里面有他妻子赚的这部分。但根据婚姻法的有关规定,该男子对这笔费用享有共同财产处分权,其对这笔费用的处分是有效的。

若仅仅因为该男子的主张而撤销这笔打赏,那么此后其他人均可借鉴这一方式,在直播打赏或其他交易完毕后提起撤销,将会严重地破坏市场交易秩序,给社会带来不良影响。

但是,在发生类似情况的时候,该男子的妻子可以基于民法及婚姻法的有关规定,以该男子擅自处置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给自己造成损害,而要求该男子按照部分共有人损害其他共有人权益的情形,要求该男子返还其中本应属于自己的一半财产。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最高法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抄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

【返回列表页】
地址:郑州河南有色金属地质矿产局     座机:0371-69343789    手机:0371-69355379
版权所有:2011-2020 河南磐石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豫ICP备018947573